当前页面: 首页 > 文化旅游 > 旅游指南 > 旅游景点

【国庆去哪儿】远古的东江

来源:大美常宁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9-10

  

  

  (图为幸福撒满东江)

  这里有绝美的山水画卷 还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

  远古的东江:承自然之美 载历史之悠

  在常宁市区西南60公里边陲,有一座大山,名叫“塔山”。据史料记载,阿育王叠石建释迦真身舍利白玉宝塔九座,此为第九,因而得名。

  作为衡阳市唯一的瑶族聚居地——塔山瑶乡,境内的一对“姊妹江”东江和西江成“人”字形,从远古而来,穿过峭壁与林海,穿过茶园与瑶寨,一路欢歌,贯穿全境。

  东江是大自然倾心构画出的一幅绝美山水画卷,这里群山连结,层峦叠嶂,幽壑纵横,泉溪叮咚,寺庙飘香,古木林立,杉竹万顷,势如莽莽苍海,一望无际。

  尤其是原生态的自然险峻山谷“东江峡谷”令人称奇,全长约3公里,落差300余米,大小瀑布18个,三叠、五叠、七叠瀑布形态各异,跌水、飞泉、溪潭随处可见。潭畔许多不知名的古树也千姿百态,其中一棵古树虬枝如龙,树上还寄生着两根竹子,生动诠释“胸有成竹”的奇妙。

  行走在东江,处处可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、纯净与古朴,而那些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让人回味无穷。

  

  (图为塔山梦)

  神秘东江流淌古文明

  站在塔山最高峰天塘山顶,“东观四洲地,南看九嶷山,西察零陵景,北望美洞庭”,心旷神怡。神秘的东江源头,就在这天塘山。涓涓细流渗漏于山岩石缝,泉涌于古木丛中,萌发于竹节根里,汇聚成江,蜿蜒曲折,从山上深潭一路经杉树冲,过新铺子,越双河口,穿东江村,而后汇入西江,一年四季水流不断,流淌着中国古文明。

  相传,东汉永元四年(公元92年)蔡伦任尚方令后,常回故乡耒阳,常到乡间作坊察看。常宁与耒阳相邻,一天他不经意间来到了常宁塔山东江,只见溪水清澈,两岸竹林茂丰,鸟语花香,景色宜人。赏兴正浓时,他忽见溪水中积聚了一簇枯枝,上面挂浮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絮状物,不由眼睛一亮,蹲下身去细看。这东西扯扯挂挂,犹如丝绵,这不正像宫中制作丝绵后遗留下来的物件——可以用来写字的残絮吗?蔡伦如获至宝,忙询问东江人,原来是涨水时冲下来的树皮、烂麻,扭到一块儿,又冲又泡,又沤又晒,就成了这烂絮。不久,蔡伦率几名皇室作坊中的技工来到东江,利用东江丰富的水源和树木、竹子开始造纸。在当地人的配合下,剥树皮、捣碎、泡烂,再加入沤松的麻缕,制成稀浆,用竹篾捞出薄薄一层,晾干揭下,便造出了最初的纸。纸虽造出来了,但很容易破烂,这让蔡伦伤透了脑筋。

  

  (图为银河直泻)

  传说有一天,一个仙人变成一个叫花子来到蔡伦做实验的纸槽里讨水喝、试人心。槽屋里的人个个忙碌,晒纸的要赶火色,在晒壁前跳来跳去,没空;抄纸的两手尽是水,不好拿;只有踩料的一手拄着棍子,一手顺便敬了一斗烟。叫花子高兴极了,道:“尽你踩,尽你滑,不怕戳,不怕钻”。叫花子走后,槽屋里的人才明白过来:“莫不是仙人?”于是,大家急忙追去,叫花子回过头说:“不要追,不要喊,要我打转难上难,要学造纸真功夫,竹筒头里把样看。”说完化作清风而去。槽屋里的人回来一看南竹筒里,有一张精细薄亮的竹纸,被称为“娘娘纸”。从此,其它地方造纸,起初必须要用东江的竹“娘娘”。

  有一天,一个姓尤的乡亲从山里采摘野生猕猴桃回来,看到蔡伦苦恼的样子,正打算烧水泡茶,不料调皮的小儿趁父亲不备把桃藤丢进了铁锅,待发现时藤已煮烂,只好倒掉重新烧水。细心的蔡伦发现在倒水的地方浸出的胶质富有弹性,拉扯不断,不由得欣喜若狂,立刻把野生猕猴桃藤作为原料引子,终于解决了纸张韧性不够、容易碎的难题,造出了便宜、轻便又洁白的纸。元兴元年(公元105年),蔡伦奏报朝廷,故天下称谓“蔡侯纸”。

  古法造纸工序讲究,劳动强度大,必须经过砍料、砍竹、码堆、沤料、泡料、捣料、捞渣、输槽、沉浆、抄纸、榨纸、分纸、烘干等近20道工序,没有一道工序是轻松活,非上等劳力不能胜任。其中,砍料必取立夏之后到小满之前尚未长叶的嫩竹,一年造纸所需的竹子更是必须在短短半个月里全部砍完。于是,东江人在东江两岸建造浸泡池,依靠充足的水源和茂竹制纸,省时节力。如今,在东江两岸依稀可见造纸作坊沿溪流分布,虽然尘垢蒙面、杂草丛生,但还能大致看出当时塔山古法造纸的盛况。

  为纪念蔡伦造纸之法,塔山纸槽里一直设有“蔡伦仙师之神位”,每逢初一、十五,当家师傅装香化纸,虔诚敬奉。蔡伦在东江摸索研究出来并传授的古法造纸技艺,为中华文明和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,也让塔山人成为一批吃“造纸”饭的人,远赴他乡靠造纸谋生。

  

  (图为古树成龙)

  传奇东江飘香古贡茶

  《塔山记》记载,宋仁宗为访黄帝南巡足迹,下洞庭,入湘江,从塔山而上九嶷。随行的胞妹升国公主因喜爱塔山优美素雅,民风淳朴,遂拜慧德禅师为师留在塔山清修。

  公主起初在岩寨岭下鸡公塘一所庵寺旁的一个半月形岩洞中修行,因每天洗好的衣服都要用米汤浆晒,故取名浆衣岩。宋天圣年(1023年),因修行被凡人识破,公主移居塔山深处波若寺,后移居更深处原阿育王建塔之地塔山村能仁寺。仁宗皇帝听说妹妹移居深山,十分担心,特派钦差大臣率两匠人来塔山,左右各建一座可容千人的僧尼院。在山脚下当路处悬挂一口洪钟,有事撞其钟则声震千里,故此山名“铜钟岭”。

  阿育王筑的白石宝塔上有数株茶叶树,一年中有200余天在云雾中,因此产出了上佳的云雾茶。公主每年清明前都会亲手采摘制茶,进贡皇兄仁宗,仁宗以长沙白鹤井水泡茶,茶味清香、甘醇,且茶水中清晰可见其妹升国公主清修的身影。

  一次,派去长沙取水的内臣在返回途中马失前蹄,井水倾尽,眼看限期已到,只得就地取水回京交差。仁宗以此水泡茶,味不香而影不见。该大臣顺势进谗:“莫非公主对君不忠,为人不贞?”仁宗信其言,遂焚起天香,拜请玉帝发九龙洗塔。

  

  (图为现实与梦想)

  一日早斋时,护寺黄狗将住持金钵叼走,住持穷追不舍。突然天空雷雨大作,九条恶龙化作九条泥鳅从寺后竹枧流出,不料被寺内一只老公鸡发觉,便飞上前去一口啄伤为首的恶龙。怎知,恶龙立现原形,尾巴一摆,顿时洪水淹没寺院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寺内那口铜钟隆隆飞向空中,直朝为首恶龙扑去,战作一团。

  正在坐禅的公主闻声而出,朝着恶龙大声疾呼:“各位神龙且住!杀我可以,千万不要伤害生灵!”九龙一见公主,立时一齐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而来。公主当即拔出宝剑,与恶龙搏斗,大战数十回合,因怕塔山受灾太重,遂且战且退,将恶龙引向北方,顺河而下10余里,便化作清风腾空而去。为感恩公主保护生灵的功德,后人在此建“公主庙”虔奉。铜钟因怕恶龙再兴风作浪,死死盯住那为首恶龙,直到常宁县城南门潭,才将恶龙罩住,沉入潭底。

  公主修行的随从因怀念公主,化作漫山杜鹃,每年春夏间盛开,淡红、深红、淡紫,一株株、一簇簇立于群山的雄、奇、险、秀、幽、趣处,盼望公主回来。可怜那住持被黄狗引上南边一山头,见九龙作恶,寺庙全毁,公主升天,不由得悲愤万分,跌坐山头,不料竟一坐不起,化作一座山峰。千百年以来,这山峰树石相间,青红绿紫,形似“百纳”,而999米高的山顶却一直寸草不生,后人称为“和尚脑”。“和尚脑”下生长着19块直立的白条石块,由高至低排列,恰似莲花初放,中间则如白衣观音盘腿而坐,栩栩如生,当地人称之为观音坐莲。

  公主仙去,其名永垂,其茶永醇。上世纪50年代初,塔山瑶民赵永兴曾将此地的云雾茶寄献给毛泽东主席,中央办公厅代为回复,盛赞此茶醇香,此情笃厚。80年代,此茶被冠为“塔山山岚茶”,名列湖南名茶之榜,畅销国内外。

  经现代仪器检测:塔山土壤含锌、硒等微量元素,独特气候有利于茶叶中氨基酸的形成和积累,故茶叶氨基酸含量高,清香持久、汤色清澈、醇厚爽口。目前,塔山茶园面积已发展到5万亩,被评为全省唯一的“生态有机茶之乡”。

  

  (图为瑶寨)

  英雄东江孕育好儿女

  东江就像一位乡村母亲,质朴敦厚,默默地哺育着大山的人们。站在高处望东江,让人顿感“荡胸生层云,豪情抒万丈”!喝了东江水的人,总有一副铮铮铁骨,唱响一曲曲英雄赞歌。

  东江上游松塔村,有一石峰耸于一山头,俨然一头巨狮,身长200米,头高40米,鼻眼分明。相传石狮常去东江垌偷吃禾苗,到西江垌拉屎,故东江贫穷西江富。东江人知晓后无所畏惧,勇敢地袭瞎了石狮双眼,使其不能去东江偷吃。石狮只好仰天长啸,昂首东方,每逢旭日东升则先得其辉,光彩夺目,更显雄壮威风,是谓“雄狮啸日”。

  史料记载:从南北朝起,塔山两江四岸瑶民反抗压迫的抗争从未停止,最为悲壮的是奉虎满和赵金龙、赵福财起义。

  明朝洪武年间,武艺高强的奉虎满在塔山脚下寨子岭练茅兵,他的母亲每天亲自送饭。转眼间3年过去,奉虎满的茅兵也越来越成人形,眼看成功在望。不料有一天其母误闯寨子岭,惊得即将成人的茅兵全部掉了脑袋,而奉虎满试射三支神箭时又功亏一篑。因法术被破,奉虎满被官兵追赶进了塔山,在地势险要、易守难攻的东江、西江安营扎寨,打算东山再起。奉命追杀奉虎满的官兵在塔山四处搜寻。由于部下出卖,奉虎满最终被撩了首级,后人把奉虎满遇害地称作“撩头”。乡中文人觉得血腥而俗气,改为鳌头。姓奉的乡亲怕被诛连,便随机应变地把神堂上的“奉”字下面加上两点改为“秦”字,据考证当今胜桥留田秦氏,多是奉虎满的后裔。

  

  (图为雾的魅力)

  清朝道光十二年二月间,常宁塔山瑶民巫师赵福财,积极响应江华瑶民巫师赵金龙的锦田起义,联同赵福青在塔山野马岭起义,率瑶军破茶娄后进驻潭江口(又名潭下江)。因九龙关和五虎关被乡勇堵住,约桂阳瑶军沿潭水出庙前来会,被桂阳知州王元凤率乡勇尾追至何树下八角亭(今庙前过水街)。两军厮杀,赵福财虽打败了乡勇,自己的队伍却也死伤200余人。随后,赵福财率瑶军由潭江口出常宁,会合袭击九龙关和五虎关的桂阳瑶军进驻罗家桥。扎营第三天晚上,瑶军从依湖渡河过壕口时,遭乡勇伏击,被冲成两部分,赵福财被伏兵打死。走在前头的瑶军冲出壕口,进驻大义山,走在后面的瑶军由赵福青率领进攻新田,射杀知县王鼎铭,旋退出新田,率军到田塘、上流垌与赵金龙大军会合。这时,熊熊战火燃遍了湘南七县,迫使清政府从南方五省调兵清剿。三月,赵金龙率瑶军从白水垌、杨家铺至张家坳,逃避在大义山的瑶军闻讯后赶到张家坳会合,瑶军连同男女老幼共8000人由黄垌进驻洋泉。四月,官兵攻陷洋泉李家湾瑶军驻地,义军弹尽粮绝全军覆没,数以万计瑶民惨遭屠杀后被抛尸洋泉旧街南端一口五亩左右的荒塘,是为“万人冢”。后来瑶民从五洞到洋泉赶圩,还特意带上瑶山小石子投放墓上,以示怀念。

  就在奉虎满、赵金龙起义前后的清朝顺治十一年(1654年),35岁的哲学家王船山抗清失利,在永州、零陵等地颠沛流离多年后应友人邀请,来到塔山下洋泉西庄源隐居,一住就是3年。这里的人基本为王姓,视王船山为本家,尽心地庇护、帮助他。

  王船山制定的“勿作赘婿”“勿以子女出继异性及为僧道”“勿嫁女受财”“勿与胥吏人为婚姻”等14条家规,被洋泉王氏在修订族谱时列为祖训。据《船山公年谱》记载,在这隐居的3年中,王船山整理典籍,完成了《老子衍》《黄书》等重要著作,并着手撰写《周易外传》。

  继奉虎满、赵金龙、王船山之后的20世纪初大革命时期,中共地下党组织在东江一带活动,常以石屋岭三亭一庵为“交通站”开会联络,将当地进步青年送去中共阳明山游击队陈光宝部,去井冈山参加革命,东江成了“红色的摇篮”。

  这些青年中最为出色的是塔山阳山村肖震球,他少年时先后考入湖南南路师范学堂和湖南省立高等师范,笃定教育报国之路,创办了常宁女子职业学校、常宁师范讲习所。1926年,他被常宁第一批共产党员肖石月、李佳竹发展成为共产党员,次年即当选为常宁农会执行委员长。1927年,39岁的肖震球参加了贺龙领导的南昌起义,起义胜利后,部队撤出南昌城,拟前往福建长汀与毛泽东同志建立的临时革命委员会会合。由于途中被官僚告密,肖震球英勇牺牲,后得义士相助,尸体被运回塔山老家安葬。

  (原载于2018年3月18日《衡阳日报》、2017年12月22日《湘声报》)

  网址链接:

  http://epaper.hyqss.cn/html/2018-03/18/content_8_1.htm

 

常宁市党政门户网APP 湖南常宁报电子报

主办:中共常宁市委、常宁市人大、常宁市政府、常宁市政协   技术支持:捷报科技

承办:常宁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       党政门户网站联系电话:0734-7249017

备案序号:湘ICP备10025889号      湘公网安备 43048202000013号

网站标识码:4304820003      Email:cnxinxiban@126.com